在“桃园三结义”中你演什么角色? 我演桃花。



cp:辞宝

【忘羡】预约日出 (上)

初心是开车(

外科医生叽×PTSD羡,先婚后爱,第二性别伪装。
架空世界反政,敏感话题涉及。

魔道来写这种敏感题材真是好怕!提前点好一排蜡

(中) (下)

 

 

——

 

他们真正的关系由一句话而延伸。


——我觉得你哪里都特别好,要不,我们结婚吧?


“不行。”

“为什么,难道你不喜欢我吗,蓝——医生?”

面前自称beta的男人衣着随性,并不惹人反感。他有双如展开宽广羽翅的候鸟的眼,属于葱葱少年的眼眸幽暗昏沉,让人难以分辨他口中关于个人情感的假意真心。

可口的小甜饼自我介绍说自己叫莫玄羽。热衷于对他进行言语和身体上的调情,蓝忘机记上一笔。

莫玄羽问他,你是因为打赌输了才被要求来这里过夜,那么那个赌是什么?

“人类能不能不依靠信息素,只凭自己的判断认出很多年不见的人。”

莫玄羽不可置否。他的左耳耳垂有一处流动起来的红,光线下闪着妖异迷人的魅力。“医生还赌这个确实挺有趣。你一定是站正面,不然也不会被你同事送到这儿——所以我们明天就签合约结婚吧。”

……没有人会在这种地方求婚。

“听我讲完再拒绝嘛,我可认真了。下个月起我的保护期彻底到点,你知道的,在此之前要是找不到合适的人签订合约,我就必须要接受政府的伴侣分配,让一个机器筛选出和我最契合的beta或是alpha,再和这个半杆子打不到的陌生人强制身体交配。即使我刚刚脱离战场也不例外。”说话吐词间他们几乎是在呼吸大量杂乱无章的信息素烟雾了。人造的故意的,四点钟方向舞池里那个下半身衣料短缺的牛郎朝他们做出性意味浓烈的手势,酒瓶在炫目的灯下沉淀出一道斑斓的光环,如同死气滔天的海上油面不规律地摇晃。

蓝忘机闭了闭眼。

莫玄羽为他叫来一杯清新的蓝莓汁,以及自己配合蓝忘机喜好的水果甜酒。

“如果我是omega,那更惨,结婚后甚至不会允许去工作,三年内没有生出第一胎的话还得进监狱,这才最可怕。我讨厌被这些东西套缰绳,比跟政府打交道更甚,这也是我被迫回国的原因。”莫玄羽的声音仿佛隔着几亿个光年,“——合约有效期只有三年,三年里你想做什么都无所谓,三年一过各奔东西。互帮互利,我猜你也快过保护期了,至少这比政府公平得多是吧?”

“……可你很像我爱的人。”

彩灯变幻莫测,自陈设达到标准、闻上去却乌烟瘴气的舞池旋转着起舞,扫过莫玄羽的侧脸,印出斑驳金鱼的雏形。

他眼睫微颤,伸出舌尖舔净唇边沾着的红石榴汁,迷人得不像曾出入过病毒肆虐的战场,更和从来只与大部分退伍军人厮守的PTSD联系不到一块。他的语调如同在白日不见阳光的云。“好巧,他和我们一样,也是beta?”

“不,是名omega。”

不知道他爱他,失踪至今的omega。



有一点非常奇怪,说动蓝忘机抛开契合率相性度,没有莫玄羽想的困难。

发出邀请的一夜他们甚至没有滚床。而隔天他就已经接过蓝姓医师递来的“伴侣合约”,一瞥发现已经填完一半,发出声笑来,按住他的指尖,用常年操控机械磨出的薄茧故意去一寸一寸抚过蓝忘机那漂亮的指节,腕骨。

那白玉皮肤如花瓣般沾染上生气,莫玄羽抬下眼,露出个无辜的笑容。

“现在你同意了。嗯爱心建议一点,把我当成他吧,咱们以后都好过些。毕竟得一起熬过三年发情期呢,嗯哼?”

蓝忘机纵容了莫玄羽的动作。“Beta没有发情期。”

“我说有就有。”

“……”



意识到莫玄羽几乎每天夜里深陷严重的失眠焦虑时,他们刚拿到政府为伴侣分配的小公寓钥匙。传说中的新婚第一日就是:一起见过蓝家家长,满身烟尘地回到岗位上。

因为职业的缘故,蓝忘机不定时在医院里得待到四下无声,偶尔从窗户望出去,想以前在夜晚这个城市才开始活着。战争过去后,一切都改变了,粘稠浓重的黑夜甚至弥漫到CBD不要资源一样闪烁的霓虹灯下,长长的影子。

他独自一人回家,从医院到新房,从冷漠到未知。

把杂念关在自家的防盗门外,他和坐在沙发上的影子打了照面。屋内没有任何灯光,他摸到了开关,想了想,没有按下去,只是坐在莫玄羽身边。

而他的眼眸犹如光污染后的夜空,一片死寂。

“……莫玄羽?”

没有任何回应。


最后蓝忘机居然半抱半哄地让人上了床,一路往他怀里塞了好几个在看起来无比幼稚的玩偶(全都是登记人员附赠的礼品,因为所有热心的职员都坚称他们是绝对完美的一对儿),毛茸茸的小动物边塞边被扔回木地板。

作为医生他极有耐心。当他们躺上同一张床时,莫玄羽手臂已经锢住了一只蠢啦吧唧的监狱兔,兔子耳朵一粉一黄的那只。

难以置信蓝忘机行医这么多年,有那么重的洁癖,那天晚上和衣而寝,整夜没敢真正入眠,睡刻醒刻,搂着他伴侣的身体无声地安抚着。

他怀里的人轻微地哆嗦着,犹如风中烛火,在蓝忘机怀中蜷缩起身体。这个人白天外壳似的嚣张跋扈渐渐蜕下,只剩下一个用羸弱身子去抵御阴影的婴孩。他紧贴蓝忘机温热的胸口,始终一声不吭。

他的新婚丈夫还能怎么办呢?

再次醒来莫玄羽又是一条好汉,他插科打诨蓝忘机被撩羞恼。太阳起,黎明醒。

只是,说好的过了第一天就分居,这个想法谁也没有再提。



平时莫玄羽是个话多的,兴头上来简直什么都敢问,什么都敢答。

蓝忘机问他,“你找没找过心理医生?”

“请转告我的伴侣,说他是我唯一的医生。”

“……我不负责神经科。”

“谁会管呢,蓝医生,我饿了。”

他们正处于某种不可忽视的错位。也许是医生和患者,但单凭药物救治不了他;又是一对随处可见的beta伴侣,但自己心里都有鬼,都藏罪。

后来,莫玄羽开始他无伤大雅的反击:“可不可以问一问,你喜欢的那个omega……是什么样的人?”

问出这话时,莫玄羽趴在又大又软的地毯上,似乎专心致志打着游戏。一蓬蓬的金银花才开了没几夜,清雅的药香让这个夜晚也奇异地好过起来。

他看他一眼,像是看穿他忐忑踌躇的情感,缓声道:“是我见过最优秀的人,远超大部分beta和alpha。”

不知道蓝忘机有意无意的,这个回答模糊了性别。

莫玄羽单手打开一听橙子味汽水,气泡上涌,他忽然想起,初次见面时蓝忘机提到的赌约内容。

他想假装顺口问问这个omega其他的事情,他的医生却已经接过了主导权:“你每天晚上,都会做些什么梦?”


……他们已经认识一段时间了。莫玄羽没头没脑反应过来。越过了一条界限,就是,客套地询问对方的状况而并不需要确切回应。他们已经不一样了。任何私密的问题即使提出来,都正常得很。

没时间外秀,蓝忘机基本上与社交活动绝缘,他自己则和过去彻底拜拜。只有一次碰上蓝忘机院内的年会,两人一起参加,一个不留神蓝忘机喝了点预调酒,整个人简直画风大改,每每遇见一位同事或领导或陌生人,就把二人十指交扣的手高高举起,小孩儿似的:这是我的爱人。

——你是我的爱人。

他笑容怔了一瞬。自诩万花丛中过,却被这简单的一句伸手甜蜜地抓紧心脏。

他们是为期三年的伴侣,法律里血肉肌肤最亲密之人。

但,意料之外的渴慕日渐涨满,而直到现在和蓝忘机也还只存在肌肤间的贴合。尽管最初的磨合期早安然跳过,尽管原本准备的另一间卧室上个月终于改造成信息储备室,尽管用作安抚的早安吻变得和漱口水一样平平常常。

尽管,有一天初春早上,不知怎的他醒了,发觉他们依然保持着相互传递热度的亲昵姿势。他慢吞吞地想啊长得好看的人睡起觉都美一些,蓝医生几乎眨进眼里的长睫被温柔的晨光所触,还迷迷糊糊的,仅仅记得揽紧他的腰肢不留下可以离开的空间。薄光似梦,暖热温软。

明明没什么出格的事情,他微笑着想玩玩蓝忘机的睫毛,凑近了一霎呼吸交错,鼻尖抵着鼻尖,嘴唇擦着嘴唇,忽然情窍松动得一塌糊涂,不可名状。

会做什么梦?也就那些个而已。不过除了自己的病症,他还想告诉蓝忘机更多的事情。

“做的梦都不太好,不过现在越来越少了。”

莫玄羽摇摇饮料,仰头灌下一大口。

“据说善性是人性与神性最相近的地方。”他把易拉罐提在手上笑,“其实啊,你就挺善良的。”

被发好人卡的蓝忘机:“……我给你煮点东西。”

莫玄羽:“哦,蓝大医生不是不准我吃夜宵吗?”

“仅此一次。”

小糯米团被轻柔地舀入陶瓷碗中,碗里早先加了几勺米酒,香气四溢。凉食时蓝忘机顺便洗净了锅,思想如水漫延。他和他靠得太近了,难以自制。本来只是两个看似毫不相干的形状,越接触却越发现互相重合的部分太多太多了。

蓝忘机心里有种预感。他给“莫玄羽”提供了最为急需的绝对的安全感,反之则给予了蓝忘机一种绝无仅有的机遇。互相的第一句话产生的蝴蝶效应,牵引他心中最隐秘的猜测走到光下,甚至是,现于真实。

有无数个机会证实,有无数个机会坦白。

自己接受空气一样接受他的一切,人类依赖空气,不只是熟悉。

要想通这一点,只需要把主语变成这个人。很多年以前,就能让他一眼沉溺的人。

那所有难以置信,也当作理所当然了。


等到蓝忘机回到客厅——

“你得认出我。”

疑似醉酒的PTSD患者迷茫而又缓慢地眨了一下眼睛,冲上来个小嗝。

……繁盛花丛背后不知道藏了多少酒瓶,种类不同一样高度数。这下,每次家庭大扫除不让蓝忘机进阳台的理由总算出现了。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哎呀,有没有无所谓了……但你必须认出我,嗯,你、你知道我是谁吗,蓝忘机……”

“……”

他把醪糟汤圆搁在矮木桌上,关上门,保证那不知不觉已经痴缠的味道不会泄露一丝一毫,才释放出一部分作为alpha的信息素。蓝忘机屈膝把他搂进怀中,轻声安抚他唯一的爱人:

“魏婴,魏婴。”



蓝忘机的预感又加重了一层,这一夜还会发生更多、不可预料之事。





——

说♂干♂就♂干!

最近忙,忙到翻滚,忙到挺尸,明天放假再写点……

评论(25)
热度(1104)
©蓬砰砰
Powered by LOFTER